1. 主页 > 数码图集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文/赖奕菁(精神专科医师)

我杀了自己的女儿

顶楼遗留的手机,存着女儿刚刚发给她的讯息──

「妈妈,对不起。我没资格做你的女儿。我好累,努力不下去了,这条命就还给你吧」

出生于贫苦人家,她无法升学,国中毕业就出来工作了。婚后因丈夫生性懒散,家计常入不敷出,让她苦不堪言。还好正逢房地产飙升,仲介业不要求学历,且工作时间弹性,她为了养家活口,不得不做此选择。

但因搭上景气的顺风车,即使工作高压又辛苦,她倒也赚取了相当的财富。只是丈夫最近中风,她还得带他就医与复健,更加忙碌不已。要不是有三个宝贝女儿,这场婚姻就像在「还债」,有苦无乐。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图/取自Pixabay)

*既是全家的支柱,也是独裁的女王

在生活的淬鍊下,她愈发强悍,脾气日益暴躁。她虽是全家的支柱,但更像是独裁的女王。为了要让女儿们出人头地,不再受她以前的苦,除了送她们出国念书,她还让每个女儿学习专属才艺。

她将以往渴望却不可得的,毫不保留地倾注在女儿身上。即使有人戏称她为「虎妈」,她也一笑置之,毕竟这就是她「爱」的方式。小女儿学的才艺是小提琴,连不懂音乐的她,听女儿拉琴,也会感动。但因为怕女儿自满,她绝口不提,以免女儿忘了精进。

小女儿也最贴心,主动提到暑假要回来陪她。高兴归高兴,但为了不让她的琴艺荒废,她託人介绍名家,让女儿短期学习。没想到女儿听到了,竟然意兴阑珊。她气得在电话里大骂,直到女儿哭着道歉,才罢休。

她知道自己「性子急」、「嘴巴快」的缺点,但她只对家人这样,对外人并不会。况且,做人重要的是心地善良。她认为只要出发点是好的,修辞才不重要。

*母女尖锐对立

小女儿终于回来了,虽然亭亭玉立,但却毫无朝气,也时常欲言又止,让处事果断的她,看着心里就有气。这一点,她忍住不对小女儿抱怨。但她上课时竟然心不在焉,出现诸多低阶错误,让老师打电话来抱怨。提到小女儿若没心想学,就不要来浪费时间。

那时候,她丈夫正因高烧多日得住院,加上最近案件量减,她已经够心烦了,所以一回到家,就对女儿破口大骂。她骂起人来,是很难停的。愈骂字眼愈难听,连「垃圾」、「人渣」这一类的字眼都脱口而出,最后还撂话,要女儿不用再回去念书了。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图/取自Pakutaso)

小女儿一想到同学和朋友都在那里,如果不能回去,跟被判死刑一样。小女儿哭着道歉,承诺说她会改,会专心学习。但她的心意已决,说什幺都不肯退让。

「这样不是要我去死吗?!」女儿哭着说。

「敢拿自杀来威胁?我瞧不起你。命是自己的。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她甩上房门,不理会女儿拍门板,哭得柔肠寸断。

*冰冷的遗体

她觉得小女儿愧对自己的栽培,就让小女儿哭吧。等小女儿哭累了,睡一觉起来,一切明天再说。或许因为过度疲劳,她很快就沉睡了,一直到自家的门铃响个不停才被惊醒。她心想,是谁大半夜不睡觉,还吵人?

丈夫住院不在,至少小女儿应该先起来应门吧!还是年轻人贪睡,通通丢给老妈?

她又气又无奈,打开大门。出乎意料,站在门外的竟然是警察与社区的保全。

「我们接获报案有人跳楼。」警察说明来意,「保全说,看起来像你家的女儿」

「怎幺可能?!」虽然这幺说,但强烈的不安感突然涌上。她随即冲向女儿的房间,发觉果真没人。

她疯狂地翻找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哭喊着:「不要吓妈妈!快出来!」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图/取自Pixabay)

当她再见到小女儿时,小女儿已经是一具冰冷的遗体。顶楼遗留的手机,存着刚刚发给她的讯息──

「妈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没有资格做你的女儿,我对不起你。我好累,努力不下去了,这条命就还给你吧」

*女儿们最担忧的

听到消息而赶回来的两个大女儿说,小妹喜欢的男生前一阵子劈腿,让她相当难过,想回家一趟散心。

「你们怎幺没告诉我啊?!」难怪她会这样。但是,为什幺都不讲?

「她就说要自己说。怕我们乱说,你会生气」

「生气?你们就那幺怕我生气?」

两姊妹彼此对看了一眼,立刻把头低下去,深怕又被母亲飙骂。这就是她最疼爱的女儿,不管受到再大的委屈,最担忧的,竟然还是她的责骂。难道小女儿宁可死,也不愿意向她求助吗?

实情是她一再无视小女儿的痛苦、小女儿欲言又止的神情,只肆意地发洩她的不满情绪。女儿是代替她,背着她的口业,一跃而下

「该跳下去的人是我,是我呀呜呜呜」她捶着胸,恨不得打死自己。

两个女儿见母亲失控,吓到赶忙叠抱着,护住她。三人哭成一团。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图/取自Pixabay)

*精神科医师专业分析

有人认为「嘴巴坏,不是坏」,毕竟不是真的拿刀杀人,而如果是「刀子嘴,豆腐心」,那就更情有可原了。但是,看完上面的例子,你还会同意吗?

语言,能摧毁人

杀人不一定得动刀动枪,甚至不用亲自动手,例如以言语逼人去死,就不算杀人吗?

或许在法律上,言语伤人或杀人不算犯罪,然而,在道德上,其实是广义的「罪」。孔子曾说,巧言令色者,常常不是好人,但是,说真的,嘴巴坏的,也别自以为是好人。

毕竟,「语言」拥有强大的力量,能「成就」人,也能「摧毁」人。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也没有人会读心术,往往只能藉由话语传递而来的讯息,判断对方是善意,还是恶意。

所以,千万别轻忽语言这项「载体」,认为即使自己随便说话,对方也不应该介意。只要想想,有谁曾经讲过很伤你的话,而当时对方对你解释,那些话都是乱讲的,他并没有那个意思难道你所受的伤,就能瞬间消失,彷彿没有存在过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没有管好自己嘴巴的人,就像揣着一把凶器,四处闲晃,并随机亮刀砍人的「无差别杀人犯」。千万别像上述案例中的妈妈自我感觉良好,等误伤到自己心爱的人时,可就后悔莫及了。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


(图/取自Pakutaso)

*别轻易对家人口出恶言

对于「自杀」,在普遍相信「人定胜天」的社会里,常常得不到同情,甚至被贴上负面标籤,认为是逃避责任、抗压力差、草莓族。

然而,求生可是动物的本能。当一个人连命都不要的时候,心里是多幺绝望。除非对方明显就是以此绑架他人,换取好处。否则当发现对方有自杀意念时,请千万要提高警觉。嘴上喊着要自杀的人,有很高的比例,并不是说说而已。

况且,在前面的案例里,当妈妈把女儿骂到毫无人格,不让她回学校,又拒绝道歉,甚至鄙夷女儿最后的求救讯号这种状况下,当事者其实没资格说自己看不起自杀的人。因为,把对方逼到绝境的人,不就正是她自己吗?

就像把人砍到重伤,当对方说:「这样下去会死掉的。」出手者却说:「真是不耐命。这样就要死了?」偏偏很多人,通常是优势者,例如父母、师长、上级,明明人是被他们逼到绝境的,他们却若无其事地检讨受害者。

或许有人认为,被骂几句就自杀,这女儿也太脆弱了吧?如果这样就自杀,那幺,早点淘汰掉也罢。网路上,并不乏这类的酸民言论,常常看得我冷汗直流。事情往往不是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别随便评论,甚至说出死掉刚好之类的话。

小女儿到异国求学,不但适应了新环境,还学习艰难的才艺,甚至长期忍耐母亲的脾气我想小女儿本身的抗压性绝对没问题。

只是,刚好情伤未癒,又被最爱的母亲彻底否定。一个人被最爱的人狠狠抛弃,会不绝望吗?所以,请不要对家人口出恶言,因为就像他们不知道你今天遇到什幺,你也不见得知道他们刚经历过什幺啊!

● 《ETtoday新闻云》提醒您,请给自己机会:

自杀防治谘询安心专线:0800-788995;生命线协谈专线:1995

*延伸阅读:「说谎就体罚」养出说谎精!偷看实验证实:常被揍让学生精通骗人

*本文摘录自《好女人受的伤最重:精神科医师教妳立下界线,智慧突围》

「妈妈我把命还妳」家人就是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