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数码图集 >他用八个字让辜仲谅乐掏三亿,施光训让神仙难救的兴国学院顺利转骨

他用八个字让辜仲谅乐掏三亿,施光训让神仙难救的兴国学院顺利转骨

他用八个字让辜仲谅乐掏三亿,施光训让神仙难救的兴国学院顺利转骨

「你把学校卖给财团喔?」台南市长赖清德在某个场合遇到兴国管理学院校长施光训时,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问。

今年 1 月 27 日,中信金控发布重大讯息,宣布子公司台湾彩券公司捐赠 3 亿元给兴国管理学院,并已向教育部申请更名为中信金融管理学院。此后,「卖学校给财团」就成了施光训最常被质疑的话题,他只能苦笑解释:「我们是努力从退场典範变成企业助学典範啦!」

券商分析师,投身教育界

4 月 24 日,教育部在「大学校院设立变更及停办审议会议」上通过兴国管理学院更名案,新校办学宗旨改以「培育国际银行家」为目标,8 月起新设财务金融、财经法律及企业管理 3 系,各收 50 名学生,採单独招生,并成立 2 项奖助学金,名额将近 75 名;而原有的模特儿系、珠宝系、房地产经营学系等非金融科系全部停招。4 月 28 日,中信金控指派的新任董事人马即正式进驻,兴国原有经营团队近乎「裸退」。

私校因经营不善而经营权转手、被教育部列管、甚至倒闭停办已不是新闻,但这次中信金控仿效先前透过赞助接手兄弟象球队的方式取得兴国经营权,却是创下业界首例。

兴国管理学院创办人赵景霖原为台南数学名师,1962 年在当地创办私立兴国高中,以「北建国、南兴国」为目标办学;2000 年,赵家再向台糖租地,创办兴国管理学院。第一年招生率达 60%,但随即又不敌少子化等多重因素冲击,2008 年,兴国与稻江、立德、真理(台南麻豆校区)、致远等 5 所院校,因超低录取分数仍招不到学生,被并称为「稻德国真远」5 大后段班学校。3 年前,兴国管理学院又爆发教职员卖学籍事件,累计有 2,000 多名学生学籍有问题,就被教育部列管重点辅导退场。后来虽一度研议併入清大,但又告吹,去年更因师资不足被勒令停招;几经波折下来,今年 7 月结业式后,全校将仅剩 97 名学生。

但兴国仍有优势。儘管招生艰困,兴国管理学院帐面依然握有 11 亿元的不动产设备以及 1 亿多元的现金;只是若要继续办学,每月营销费用就高达上千万元,还要付给台糖每年 1,200 多万元的租金,创校资金很快便会用罄;但若决定停招,就再熬 3 年等学生全数毕业、资遣员工,清算后拆楼还地,创办人赵家不但损失惨重,清誉也恐毁于一旦。

就在这个内外都认为兴国是「神仙难救无命客」的氛围下,教育部高教司也将兴国定调为私校整併退场典範之一,没想到在现任校长施光训的奔走,和中信慈善基金会董事长辜仲谅的一念之间,上演了大逆转。

严格把关,稻江谷底翻身

「只有企业救得起私校!」今年 2 月之前还任职于稻江管理学院校长的施光训,一语道破目前私校的办学与财务困境。现年 44 岁,券商分析师出身的施光训,曾是日盛证券前创办人陈士元的手下交易大将,赴美取得名校财金硕博士学位后投入学界,曾任教文化大学财金系,并接任该校的教务长、国际长。

由于施光训有业界经验,加上积极的个性与弹性灵活的手腕,在学界与业界人脉广阔,很受文化大学董事长张镜湖器重。但三年前,他还是决定接受家族大舅、稻江管理学院董事长陈玺安的请託,下乡帮稻江转型。

其实当时 5 大后段班学校「稻德国真远」都亟思找出路,例如致远改名为首都大学;立德被康宁集团接手,正着手与康宁护校整併为大学;真理则壮士断腕停办麻豆校区;而施光训帮稻江开的药单,就是「企业大学」。

施光训分析,学生来念书无非就是想要学习一技之长,确保就业机会。因此,他在稻江管理学院时,找来很多业界老师,美容造形科就请来名留、小林等连锁美髮业的高阶经理人兼课,以师徒制带学生,毕业后就直接进入公司服务,果然大受学生欢迎。「我会做脸唷!」施光训笑说,为了服众,他还曾与妻子特别花了 2 年寒暑假,到南韩知名美容学校西京大学拿了一个美容硕士回来。

「我做教务,胆子小怕出事,管得比较严,」施光训自嘲,由于他严格把关入学资格、要求绩效和厂商关係,稻江逐渐谷底翻身,对教职员要求绩效,学生也从原本 1,600 多人,增加到现在 3,000 多人。因此,兴国管教学院的赵家第二代赵效贤便慕名来向他请益。

三顾中信,兴国重现生机

兴国赵家以办中学起家,风格保守,但办大学则需与外界开放合作,经营方式完全不同:爆发卖学历后,内部士气更为消极,连教职员也坦承这是间「等死的学校」。「2014 年 10 月我和赵校长碰面商谈,我只想出一招,就是找到一位具有相当社会声誉和影响力的企业家来接手。」施光训盘算,规模够大、热心教育公益的金控公司中,公股行库不算的话,就只有国泰、富邦、中信可能有机会;但国泰和富邦都已和台、政大有长期产学合作关係,因此只能锁定中信。

一开始,施光训先找中信金的人资部门主管谈,但层层往上连卡 4 关,后来转到中信慈善基金会后才得到善意回应,但研议后又遭打回票。「一来,金控生意做得好好的,为什幺要招惹不必要的误会?二来,未来师生关係没处理好也会被批评;最后,要是学校办不起来,更惹得臭名。」施光训揣摩中信金控内部考量。

不过,施光训仍决定背水一战,直接写信给中信慈善基金会董事长辜仲谅,信中特别提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关心台湾的「三中一青」(中南部、中低收入户、中小企业及青年就业)问题,台湾人自己更应该多花心思帮助偏乡孩子就学等理念。

「我只写了一页 A4 纸,要是辜仲谅也不愿意,我就回文化教书。」没想到,「扶优助弱,公益为先」这 8 个字真的打动了辜仲谅,没几天便再约,中信金最高顾问冯寄台应允出面担任学校的董事长。教育部高教司则表示,主管单位只希望私校以正规大学的规格思考校务发展,在中信团队递交新的改善计画、校务发展基金也已到位的前提下,乐见企业协助私校转型。

辜仲谅拍板支持,中信金上下无不动员力挺,辜家人辜弘毅、颜文熙、顾问冯寄台等均已进入董事会;而中信金总经理吴一揆等高阶主管,也都来当专业讲师。同时,由于高尔夫球和网球也是中信组织文化中很重要的一环,冯寄台特别要求学生毕业前高尔夫球和网球一定要选修一项达到专精水準;例如高球一定要打进 100 桿以内。

短期目标上,施光训希望中信金融管理学院能与东吴、实践等私校的名声比肩;但身为美国华顿校友的辜仲谅心里真正怀抱的长期目标则是,打造「台湾的华顿商学院」。只是,从台湾吊车尾的大学要转型成媲美全美第一的商学院,恐怕还有很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