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现代滚动 >好友、闺蜜、老人、年轻人的共居文化

好友、闺蜜、老人、年轻人的共居文化

好友、闺蜜、老人、年轻人的共居文化

欧洲的丹麦、瑞典、荷兰为了帮职业妇女分摊育儿工作,
发展出一套好朋友一起住的生活模式。而现在,因应高龄社会来临,
长者也可以住在一起、共同找看护,国外的共居住宅吹来亚洲,
不论是青银共居,还是共住社区,让房客保有个人隐私,
又享有群聚、不孤单的生活空间,成为新时代的住宅新选择。

未婚的美玲今年 45 岁,她和五位未婚及离婚的闺蜜,分别在成大附近买下双併四层楼公寓的二至四楼,一人一户住得舒服,平日白天各自上班,晚上有时相约在外用餐,有时则各自「回娘家」探视父母,周末则窝在其中一位闺蜜家聊这一周发生的事,享受另一位闺蜜的好厨艺,或一起追剧玩桌游,多年的情谊让她们已许下「退休后要一起老去」的约定。

扬生慈善基金会执行长许华倚发现,老人不太容易结交新朋友,退休后若没有刻意和朋友联络,老伴又走了,人际就会逐渐孤立。但如果独居者愿意参与一些相对安全的社团,藉活动促进彼此正向交流,就比较愿意打招呼聊天,下课后互相加 Line 成立群组,相约吃饭维繫彼此的情谊。

许华倚说,很多独居长辈刚到扬生社区客厅时,显得老态龙锺、两眼无神,一旦他们愿意参与活动,八周之后脸上开始有了笑容,个性变柔软了,看人的眼神也不一样了,整个人明显变年轻许多,反应也愈来愈快。

中山医学大学医学社会暨社会工作学系助理教授,同时身兼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家总)理事长的郭慈安说,目前台湾每 7 位国民中就有1人是老人,国内约有超过 320 万名老人,从 65 岁到 95 岁,健康差异很大。其中,真正需要长照帮助的失智失能者约 56 万人,这些人中有 28 万人聘有外籍监护工,所以真正的长照照顾人力缺口至少还需要一倍。无论如何,随着年纪渐长,老人(特别是独居者)最终还是需要有人陪伴和照顾,这时由谁来统筹照护系统就变得很重要。

令人难过的是,不论日本或台湾,「孤独死」的案例仍时有所闻。「媒体描述日本一年有五万例孤独死事件,并预测未来每年有 28 万例不知死于何时何处,听起来不但吓人,所传达的讯息也很负向,但这种悲观的说法,对提醒老人未必有效。」

那该怎幺改变?郭慈安说,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希望在长照 2.0 版推动后,和老人一起想想未来如何安老?如何死得其所?尤其当医院已无法负荷大量涌入的疾病老人,好的安养机构可能得排队长达5年以上,独居者在家养老及死亡都要预先安排。日本有所谓「死亡公司」,和独居老人一起计画如何走到最后,尤其当老人开始有慢性病,日渐衰弱却不会马上有生命危险,就要预先计画跌倒了爬不起来时该如何求助。

也就是说,独居老人的社会安全网要能发挥功效,必须始于独居长者开始退化,又想在地老化的时候,就要形成个案管理,并有人统筹追蹤执行。这整个过程,不光是钱的问题,也不光是「多运动+多劳动+多脑动+多互动+吃对三餐」的事,必须有人从旁帮助老人觉察,接着提供专业知识,有人陪伴他消化这些知识,接着安排、规画老年生活,然后行动。

举例来说,老化过程长达 20~30 年,首先要考虑住的问题,考量到住宅的设计能否随着身体的老后变化而变动,如果不想独居,要想有没有可能和其他人共住、共生或共老。以收费平价的公立老人公寓而言,台北市就有 4 个(阳明老人公寓、朱仑老人公寓、中山老人住宅、大龙老人住宅)、新北市有五股老人公寓、高雄市有崧鹤楼、仁爱之家,是否还有名额,可进一步询问当地县市政府社会局。

目前美国、日本很鼓励老人和年轻人共住共生,年轻人买不起房子,老人可以把多余的房间租给年轻夫妻。郭慈安在美国教过一群小儿麻痺的学员,其中 4 人年近 60 岁时,开始讨论谁的房子最适合住到最后,接着把另一人的房子租出去,再以收入聘请一个人来照顾他们,之后进行法律公证,把财产规画合理分配运用,租金收入有开源,也有节流,共同支撑大家活到最后。

台湾最近也在推动公共住宅,台中某大学附近推动的共生社区,就是计画社区中三分之一给年轻人住(附近大学生或第二代子女),三分之一租给老人,三分之一卖给老人,这一百户的公寓提供一些公共空间,包括厨房、大厅可以共用,大学生若想打工,就帮老人做家事、购物或陪同就医,健康老人则可以煮东西给年轻人吃……类似的事业体在各县市不断研发推出,例如声宝企业在新北市板桥正规画类似只租不卖的老人公寓。

郭慈安说,独居的人最后一定要有人协助,尤其是独居又失智的人,如果家人无法贴身照顾,老人虽然要尽量独立,但不能自我感觉良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应该互相照应、互拉一把,形成「关关相护,三五成群」的机制,才能让老后的独居生活有品质。

许华倚说,人际关係分对外和对内两方面,两者不可偏废,都要用心经营。

年纪大交朋友不容易,一定要循序渐进,而且最好在自然而然的情况下,打开心房。可以参加社区的老人社团,玩桌游、打麻将,说不定有机会碰到十年以上没见面的小学同学、国中同学、老朋友、儿时邻居、老长官……

长辈重新交朋友,以下技巧要了解:
• 聊天别急着说自己得意的事,或退休前的丰功伟绩,那会让人接不了话。
• 多聊软性话题:例如分享家中毛小孩的成长点滴,或是两代教养观不同的冲突,也可以称讚对方手机中的孙子照片长得帅、长得好……当软性话题产生共鸣,自然而然就聊开了。

女性比较容易出外交朋友,有时不妨拉着另一半一起参加。扬生基金会给 60 岁参与者的中阶课程有一个作业,设计要让家人参与才能完成,例如大声朗读文章给家人听,故意在先生旁边出声朗读,家人自然而然会听到,间接鬆动先生对老年生活的固着性,下次再约他同行,也许他会好奇「看看你们都在搞什幺?」说不定就成功把不动如山的人,给拐出门见世面啦!

其实,老人也不愿成为孤岛,只是有些既定模式和习惯要改变并不容易,也总觉得自己说话或做事都是「为大家好」,但有时不妨想想:究竟是为了自己好?还是为了大家好?修正自己讲话的语气,多思考别人的感受,就能成为受人欢迎的慈祥长者。